祈岱

近来喜fate系列,想写枪弓文,梗有一大堆,就是懒得动笔(咸鱼瘫)
语死早,更新慢,三分钟热度,典型脑大手残货
喜《惊悚乐园》《择天记》《将夜》《庆余年》《间客》还有《永夜君王》

狂王养成日记04

c汪狂王肉预警,语法词性通通不考虑,慎入(我就看看会不会禁)
“(⊙o⊙)哦___”
“你们……用得着这么兴奋吗?”
“嘛啊~因为真的很可爱啊~”
各位女性英灵们围绕着alter的蛋萌心泛滥着,周围好似散发着绯红泡泡般的气息。
“这么喜欢的话,给你们养了怎么样?”
“呵呵,这的确很诱人。但“alter”不就是你吗?怎能交给库丘林以外的人培养,所以,还是还给你吧,妈妈桑~”
“唔……把本人说成孩子也就算了,好歹说成爸爸也行啊……”
在caster因alter事件被众多女性缠住手脚时,master终于前来解围了。
“库丘林,接下来我们打算刷一下杀阶本,能来帮下忙吗?”
“!终于来了啊master我已经想战斗好久了啊!当然没问题!”
“啊抱歉,我突然想起来你还要照顾狂王,刷本还是不麻烦你了吧”
“不不不,不麻烦不麻烦!你看alter已经被达芬奇转化成蛋型了,我可以把allter放在兜帽里,完全不打扰战斗的!”(就算摔坏了也不会死)
“库丘林你管它叫alter啊...嗯……真的没问题吗?”
“真的,完全没问题!我已经月把没战斗过了,手都生的快长茧子了啊!”
“哦,哦哦……好的,我这就安排战斗……”(又不是用枪,哪里来的手生啊……)
…………………………
“啊~~~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啊~好久没有这样活动筋骨了~”
“额...但是,也没必要这么拼吧……”
caster本应是在队伍的最后构建阵营,辅助攻击的角色,但现在这位名为库丘林的caster却站在队伍的最前面,不提直接扎在敌人身上当枪使的法杖,就连披风上都沾满了鲜血。
“都这样战斗了狂王的蛋都没掉下来,这也算是技术高超吗?”
“那是当然!我枪的技术即使是caster的职介也不会生疏的!”这般说着的caster伸手从兜帽中掏出alter时,神情却陡然凝重了片刻...
“怎么了?库丘林?发生什么事了吗?”
“哦,不好意思啊,master。好像是刚才的战斗中不小心磕破了点,我用卢恩修复一下就好了。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啊,等等!库……就这样走了啊……”
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的caster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神情不再掩饰,凝重的审视着仿佛笼罩这血色迷雾的alter……
“这是...在吸收战斗时溢散的魔力与血气吗?”
不安驱使着caster摸索着火焰纹路暗淡些了的蛋壳,魔力输入其中,尽力阻塞血气的侵蚀,探知alter的情况。却陡然遭遇强烈的吸力,将caster的神识拉入其中……
……………………
熟识的森林,但alter却不在自己怀中。紧迫感催促着caster从树下站起,借助森林的力量寻找alter的去向。
树枝们摇摆着指向同一个方向,丛林倾斜着让开通路。caster向前奔去,心中呼唤着对方的存在……
在通路的尽头,血的气息弥漫。
猩红的枪从猎物身体中抽出,轰然倒塌的巨猪抽搐着结束了生命。
“来了。”
语气平直的问候后,少年般身姿的alter向caster走去。
好似温存的拥抱,却没有温度。
强硬的拉下caster的头,alter索取着吻。猎物完全无法满足他的需求,眼前的这个人能带给他更多,更多……
“给我...很多”
拉扯着,好似输给了alter的巨力,两人倾倒在草丛中。看着攀附在自己身上,噬咬着颈侧的alter,那巨尾也昭示着主人心境,缠紧了他的腰肢。
本没想要拒绝的caster在alter将手伸向身下时却阻止了他的行动。“你想干什么?”
“这样由我主导,会更快些。”
caster当然知道,作为下面那个,在补魔时越兴奋,魔力越活跃,补魔效果自然会更好。
但caster不容置疑的拒绝了他的手“我有我的打算。”
“你的打算与我无关。”不想浪费时间的alter用臂力压制着caster,“你只要接受即可。”
“呵,躺下接受……可不是我的作风啊!”
“!”
不知何时丛林纠缠着束缚了alter的手脚。控制住alter活动的caster宣告了主导权的转移。“在这里,我是caster,我自有我的方法给你供魔……而你,只要接受即可。”
……………………
“唔……嗯!”
双手被缚身后,身下深深插入的炽热让身体产生被贯通的错觉。由结合处渗入的魔力宛如毒药,若非如此……这摧残身体机能般的快感又从何而来?
刻在身体内壁的卢恩法术激发着受者最大限度的快感,爽到极致竟是一种折磨。
身体不受控制的打开成最适合接受的姿态,植物牵引着alter被迫吞吐本无法容纳的巨物。纤细的腰肢扭动着寻找着痛苦的爆发点,偶然触动就会令他痉挛般颤抖。
“……啊_!”
“呵……alter,我的家伙...伺候的你爽不爽?”
嘴角失控滑下的唾液未及擦去,alter回以挑衅的笑“当然,爽爆了。”
“!”挑衅实时生效,caster松开阻碍alter活动的植物,一把将他推翻在地,两唇交覆纠缠开来,唾液混着魔力送进需求的嘴中,挑逗那稚嫩的舌,牵引着,勾缠着,吮吸着。
摩擦口腔上壁的快感激的alter一个哆嗦,被敏锐的caster察觉。带着笑意再次深入饥渴的躯体,掌握主导的caster不留情的大开大合起来。
仿佛承受不了过强的刺激,alter企图缩起身子却无处躲闪,一下一下的挨着打桩般的撞击,尾巴卷在caster的右臂上因快感而阵阵缩紧。
“唔……别缩的这么紧啊alter,你这么努力……”
暧昧的话语在耳侧炸开“是想要榨干我吗?”
“嗯——!”
贯力的一击后,二人拥抱着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的caster起身想要退开,却被alter的双腿阻留,本已疲软的要害被柔软蠕动的内壁再次激起热情。缠在右臂的尾巴也改为在全身游走,煽风点火。
“喂,不是说过要满足我吗?”
魔力快速的充盈在alter体内,为下一次疯狂做好准备“在榨干你所有魔力前……可没有打算放过你。”
既可以说是诱惑,也可以说是挑战,总之,caster不会拒绝。“既然你这么讲,那就……战至天明。”

狂王养成日记03

“……”
“……”
“这才三天吧,速度挺快啊。”
原本只有量杯大小的alter,三天后已变成排球大小。原本足够宽裕的空间也有些狭小了。
caster稍微探手进去触碰了下,沉睡中的alter用尾巴卷住caster的半边手掌轻轻拢了拢。
“我再投影个大点的吧。”
“不。不用了,再这么成长下去不知道还要做几个缸。而且考虑到他会成长到189,我也没法随身带着啊。我去找下达芬奇,看看有什么解决方法。”
……
“……总之就是有什么办法能不用持续给他供魔,或是暂时性延缓他身体的成长,等积蓄的魔力充足后再一下成年这样的?”
“嗯……前一个意见我们已经尝试过了,至今还没有什么方案成功过。但是对于第二个我有一个预想,你能帮我的话成功率会更高一些。”
说着达芬奇从平板上找出一张图,上面描绘了一个人型个体和长尾怪物。
“狂王是库丘林与死棘的合体,我们之前一直是以人类幼体为侧重点才采用这种胎儿的培养方式。但实际上卵生的硬壳对幼崽的保护效果更好些。魔力经过壳的吸收过滤后能更适应幼体的成长,如果能利用同源的caster的血液与魔力转化为保护他的外壳,幼体的生长速度也会因受拘束而减缓,但魔力依旧会保存住,等积蓄到一定程度后突破外壳后就能独立地快速成长起来了。” “嗯……这想法相当不错啊。没有受固化思维拘束。我会积极配合的,一定要做到最好啊。”
“当然,别忘了我可是天才达芬奇。”
……………………
“如何?能用魔力感测到内里的alter吗?”
轻抚着蔓延红色火焰的紫黑色外壳,即使不使用魔力也能如十分轻易的感受到内部,宛若身体的一部分。caster的神情也平和了些。
“啊啊,感测很好。在这里alter的状态的确更稳定些,多谢了。”
“谢什么啊,这本就是我应做的。倒是你,接下来就都靠你了啊,好好照顾好他哦!”
“那是当然,交给我吧!”
「20XX.7.26 alter变成了一个蛋,这样写下来还挺好笑的。想到他长大后,让他看这个记录,对他说“嘿,伙计,你是从这里孵出来的哦~”不知道那家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所以,为了让我快点看到那个场景,一定要快点长大哦,alter。毕竟我都付出这么多了(作者语:然而你还会付出更多,甚至……)」
感受到蛋中alter的状态一切良好,caster放下心来。将他搂在怀中,沉沉睡去……
………………
十分奇特的感受
朦胧中两个极其契合的个体气息交缠着 感受到那微小却意识强烈的呼唤,caster毫不迟疑的选择了接受
五感逐渐回归体内,caster感受到森林的清新,鸟儿的翠鸣,阳光的明媚,以及怀中稍许冰冷的重量。
虽然体型相比初见时大了许多,但caster确信,这就是alter。 那一直因沉睡未曾睁开过的赤红双瞳不可质疑的昭示着其强烈的存在。
其眼瞳下的血色纹路却令caster有些不爽
将alter抬近,用魔力探查着那份诅咒。却郁闷的发现与黑泥相比,这死棘已化作灵基的一部分,无法分割。 “梅芙那家伙……”
看着忙于思考的caster,感到被忽视的alter眉头一皱,直接缩短了本就微小的距离,张嘴含住caster的上嘴唇,吮吸舔咬着
“!”
突然被偷袭的caster愣了一下,差点下意识的将手中的物件丢开。就被吸食魔力的感觉惊醒。体会到那幼小躯壳里强烈的欲望与渴求,带着血腥与冷酷的气息强势的试图在caster的口腔中攻城略地。
……虽然因为体型差表面看起来就像婴儿的玩闹一样,但caster深知婴儿体型的内里是个无穷的漩涡。夹杂着失去一切的无感,永无止境的欲求,和无处宣泄的破坏欲……
这样的内里他无力改变,caster只能更专注于这个吻,将自己更加分享予他,抚慰那饥渴的心脏……

狂王养成日记02

“……该说不愧是凯尔特的人型推土机吗,这是哪里来的子嗣吗?”
“才不是啊你这个嘴炮狂人,别忘了你的低对魔力,现在的我可是caster!”
“玩笑而已,所以,这是?”
“之前那个特异点的alter再生幼体,master交给我来照顾。 ”
“那不就是狗崽吗”
“……你这混蛋”
“简言之,你现在需要随身带着它维持补魔吧”嘲讽完带着alter吃着早餐的caster,卫宫没有回厨房而是投影出了一个手提式小型鱼缸,并铺好柔软的海绵珊瑚等,自然的将alter放进去。“既然决定要照顾它,那就好好打理。就用这种简易狭小的容器供它呼吸是不是太随便了。”
“……你还真是老妈啊…话说他可不是鱼啊。”
“考虑到培养液的更新清理与舒适度,东西只有物尽其用才是最好的。太过狭小的空间会阻碍其成长,更何况……”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老妈。”
趁着卫宫打算长篇大论的时候caster急忙打断他拎起alter退散了。
“真是,啰嗦起来就没完啊。我好歹也知道该如何处理啊。”
看着轻微摆动着尾巴,比在前一个容器中稍微放松些的alter。caster感到内心柔软的地方有所触动。伸手拨弄了下摆动着的尾巴,用魔力感触着他,轻轻梳理着鳞甲,抚平其躁乱的波动。
“嘛啊,那家伙还算干了件好事。”
「20XX ,7.25
Archer给alter做了个新家,说是能使他更放松些成长。
一如既往的多管闲事,但看起来还不错。alter成长状态一般,诅咒的情况相比昨天好了些。既然是我来培养他,一定会解除封印,让他成为最强的存在。」
…………………………………………………………
虽然英灵可以不睡觉,但考虑到迦勒底的电力,还是推荐从者们进行一定的休息。虽然有些麻烦,caster还是将鱼缸抱在怀中,通过身体接触传导魔力,缓缓睡去,坠入了不可知的梦境中。
“……”
黑暗令人烦闷。
四周隆压过来的黑泥粘稠而令人作呕。它们带着贪欲与痴恋包裹着他,妄图侵占他的身体,吞噬,蚕食,同化,诱其堕落。
“……圣杯啊…长久以来真是各种因缘啊……”
“但是,谁允许你们擅自改造“我”了……”
“即便你们将他拉入深渊地狱,我也会追到尽头将他夺回……”
“我们本就是一体,休想从我手中夺走他!”
“「WAKERMAN」!”
………………………………………………
意识逐渐回归大脑,看着怀中红色纹路暗淡些的alter,caster暗下决心。
“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
“……好像…变大了?”

狂王养成日记01

“……Master,这是?”
caster的库丘林看着手中的玻璃容器,有些疑惑。

玻璃制的圆形容器中红色培养液浸润着幼小的胚胎,周身覆盖着紫黑色的鳞甲,身后的尾巴上长着稚嫩的尖刺,蔓延其上的红色纹路中蕴含的魔力令人既熟悉,又厌恶。
“啊,是这样的,我们之前不是刚从美洲回来吗。在那里遭遇了被梅芙用圣杯强化了的狂王『库丘林』。本以为完全击败消灭了他。却在回收圣杯时发现了黑泥中再生的“它””
“在敌对阵营时迫不得已与他交战,但如果它可以成为战力的话,与他并肩作战一定是一件值得喜悦的事情。”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能否交给最熟悉库丘林的你来照顾它?我问过达芬奇了,现今迦勒底无法给出更好的培养设施。只能依靠根源相同的魔力来供给培养了。”
“啊对了,这是医生交给你的养成日记。虽然培养方式全依你决定,但成长进度好歹还是要记录一下的。”
“总之,交给你了呦~”
看着甩锅之后立即溜之大吉的master,库丘林不禁感到一阵头痛。
美洲战时自己因达芬奇工坊的实验而一直忙活到现在。刚放下手来又被担了个包袱。虽然caster是理性的化身,但战斗的本能还是在骨子中熊熊燃烧啊!
“……嘛啊~既然已经接了活,那就好好干下去吧。话说,这真的是“我”吗?其中蕴含的同源魔力真的相当稀薄啊……”
从黑泥中剥离出的幼体虽然被培养液蕴养着,但魔力供应不足使它太过虚弱了,连生机有犹如以线相悬。什么时候线突然断了,就会如泡沫般在这片鲜红中消融……
将魔力缓缓注入其中后,也许是错觉,幼体的状态有了些好转,原本紧蜷的躯体也稍微伸展了一些,尾尖微微颤动了一下,收在怀中的两只嫩爪攥了攥,松开紧皱的眉沉沉睡去。
库丘林不禁松了口气,但又有些麻烦。实际供应了魔力后发现,该说不愧是狂王吗,魔力的需求量相当大啊……
缠绕在身上的红色纹路也是个麻烦,如果非自己控制魔力精细输出,而是只将魔力封存在容器中供它缓缓消化的话,这些诅咒反而会吞噬掉魔力,使幼体更加虚弱……
“看来只能随身携带了……”
「20XX,7.24
    master送来一个幼体的“我”,由我培养并使他成为战力。
虽然刚送来时病殃殃的,但也只是小麻烦罢了。其中蕴含的本质是『库丘林』个体武力的极致。他一定会成为迦勒底最强的英灵,我相信。嗯,就叫他“狂王”吧。」

无题

封印幼枪×后天转化暗精灵弓
抽不到黑狗的非酋御主写下的狗子生贺
文笔差,语死早,希望不ooc
……………………………………………………
00-束缚
在某个偏僻小镇的边缘,有一个小教堂。教会虽然在多年前就不再对其拨款。但凭借教父自身的努力依旧坚持了下来。小镇中的人对这位即使没有收入依旧愿意为大家倾听烦恼的教父十分感谢。所以即便土地贫瘠民生寥落,大家依旧会为教父资助物资,以维持其生计。并每日向主祈祷有更美好的明天。而教堂地下的隐藏的秘密,却无人得知。
在最后一位信徒倾诉完内心的烦恼后。夜色已经落幕,幽冷的月光透过历经岁月依旧色彩斑斓的玻璃窗将教堂笼罩在一片神秘之中。言峰教父如往常一样关上大门,阻断了外界一切气息后。打开了通往地下的暗门。在天光无法到达的最深处,有一个被囚禁的少年。
少年的全身都被缠绕着写满不详字符的绷带。地面上持续发挥作用的法阵也在不断的剥夺的他的力量。连抬头看清来者都有些费力,但其如红宝石的双眼中依旧蕴藏着不屈的光芒。
教父的内心仿佛被那目光勾起了一丝愉悦,仿佛多年的努力终于到了验证结果的时刻了,话语也多了起来。“呵呵,即便到这种地步依旧不愿放弃吗? 不久,恶魔召唤准备即将结束。如果不想被作为它的饲料,使噩梦再度降临与世,你自害于此是个好选择哦。”
教父的话另少年挑了挑眉“真是戏言!谁会在还没迎来终局就草率了解自己的生命啊。老子我啊,即使未来再如何悲惨,也一定会用自己的双眼去看到最后一刻的!”
“呵呵,哈哈哈!正是如此啊!正因为你是如此的耀眼,所产生的生命力才会如此令人迷醉啊……相信以精灵之森的光之子作为祭品的话,一定会召唤出比当年更为强大的恶魔,让这个世界陷入更深沉的噩梦吧,呵呵哈哈哈……”
关上的门阻隔了笑声,法阵中越发强大的束缚力强迫少年陷入沉睡。“可恶…一定…绝对不会让那个家伙如愿的!”

兄弟们…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2015年惊悚乐园同人大赛[巅峰争霸.鏖战“四”界]在惊悚乐园百度贴吧举行,各位爱好惊悚的伙伴们酷爱来吧!若幸运获得一等奖还有《惊悚乐园》实体书与三天两觉的亲笔签名哦~


……为了不让我成为一个无法填坑的废人,决定在此时候设立一个催更的贴。如果真的有人愿意看我的文并且有能够将我从8层大厚被褥中揪起的实力……就大胆的来评论区吧!


葬山(番外)黄桃慎入(污在链接)

原本打算葬山的正文但是一直赶不出进度。直到我的某友人说,我有预感,今天如果你写不完,这一个假期的时间我估计你都写不完了。感到危及。然后,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为什么一直搞不出后续,就是因为太久没有污了!所以……

——————————————

“哦猴哥回来了,任务完成了吗?”

“嗯。”说着解下沉甸的鹿皮袋扔到八戒圆滚的肚皮上。重量竟压的肚皮有些许弹起。

“哦呦~这分量,看来收获颇丰嘛…咦?还有公爵级的吸血獠牙!”

“端了一个老公爵的巢穴。”

“嘶…还真够狠的你…要不…”

“俺弟呢?”

“……在拘禁室。”

手下动作霎时停住,脸色阴暗下来。“…时间…提前了?”

“嗯……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一直很不安定,他怕意外就先自己…喂!”

将手中物品包裹全扔向对方“处理掉。”转身就走。

“猴哥,猴哥!”招呼了一声,见对方已是没了身影,只好认命收拾起战利品。“唉,又让我来善后…算了,毕竟那边情况更加紧急…哦哦!居然还有子爵级的魔蛛幼卵!还是活的!这下研究院那边肯定得欢欣鼓舞了吧。这么多军功…分我一点…也不是不行吧~嘿嘿嘿~~~”

———————

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地下4层,提交高级密码转过走廊。到达最后一个房间,向里望去。

房间并不阴暗潮湿,反之相当的明亮开阔‘中间一张可容下四人横躺的大羽绒床里蜷缩着沉眠着的悟空。全白的空间里闪过片段梵文或禅语。用佛法的力量压制着他躁动而饥渴的身体。

“呿。”虽然当初是他提议,但现在看到他一人忍受…还是有些疼惜。用身份认证通过禁制,将脉冲压制装置关闭。感知到他逐渐恢复苏醒的身体……

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片血红。被佛法削弱后的身体里宣泄着空虚与饥渴,探出尖锐的吸血獠牙索求着血气的芬芳。感知到对方的存在。危机感使身体自动进入警戒状态。那浓重的血脉气息同时也让悟空口舌生津。想要撕碎对方,将饱含着能量的血液全部吞入腹中补充自己的本能在叫嚣着…

早已完成兽变做好战斗准备的行者看被它的血气激醒的悟空立即从床上翻身弓起身体,卷动着尾巴。野兽的目光威吓着自己,狂野而又炙热。

“呵,真是…不让人省心啊!”被对方的眼神也看的性起的行者决定速战速决,提前发起进攻。反脚一踏,生生将地板踏出一个凹陷,向前突击。攥起拳头蓄力,直击面门。

悟空也是不避,纵身一跃,膝盖与拳头碰撞。砰的一声竟是发出一声闷响。

行者首先变招,脚步一错身子一晃,避过膝盖左手一揽。要将悟空抱个满怀。

尚在半空悟空腰身一扭,抬腿一缠,左手支撑地面将行者挑上半空,向他腹部猛踢。

行者也反应迅速,就势腰腿反拧,牢牢贴住悟空,两人一起摔向地面。肢体交缠,翻滚折腾。用身体的每个部位发起攻击,近乎流氓地痞的乱斗打法虽然姿态难堪,却也是极为凶险。两人气力都非常人可及,每个头槌肘击都擂的地面也跟着颤抖。

两人本是僵持不下,但悟空刚脱离压制状态气力不足。片刻后就后继乏力,被行者压制,左手一探扼住悟空的咽喉。

悟空胸膛起伏,鼻腔喷洒热气。双手抓着行者的左手想要推拒却因太过虚弱,连攥牢都有些困难。

行者坐在悟空身上,看着悟空龇着牙疲惫却依旧凶悍地瞪着他。松开扼住咽喉的手却抬起悟空的下巴吻了过去。

悟空猛地瞪大了双眼,接着好似被侵犯了主权一般愤怒地反咬回去。獠牙磕碰着唇舌沾染上鲜血,让悟空精神一振,立刻探过头去,加紧吮吸起来……

——————————

……诶嘿~刚被和谐了一次,所以黄桃就不在这里发了。小号再搬运ㄟ( ̄▽ ̄ㄟ)搜索IDqiandaikongxiang或链接
http://qiandaikongxiang.lofter.com/post/1d05f7bd_875eadc

特种兵*雇佣兵AU,9915


这里……真是一片修罗场地。

鲜血泼洒、脑浆四溢、肚破肠流。尸体的堆叠,使得那令人厌弃的血腥味儿越发浓郁的萦绕在鼻尖口中。好似眼睛也被这血蒙住,一片鲜红。

 

“确认了吗?”将手中尸体体内的血核取出。扔掉沾满污血的手套,接过下属递过来的干净手套仔细戴好后问到。

“是的,混沌亲王,用[讨伐令]向布鲁赫族征召来的五十名战斗眷属无一人幸存,本族战士亦所剩无几。”下属的回答令混沌动作一顿。

“…损失竟然如此惨重?”他的声音中多了点波澜。“从主战场逃脱后连夜带伤狂奔一千里。为甩拖掉大部队被迫潜入城市后……竟然还有如此战果…真不愧…是持有[齐天大圣]头衔的人类……”


 在战圈的中心,是一个身上伤痕累累,血肉翻卷,满是血污硝烟和泥土的人。他挣扎着挪了下身,靠在旁边一面残墙下,仅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已让他喘得气息不继,如果不靠着点什么的话,可能连站稳都有困难了……每次呼吸都象有团火在咽喉里上下滚动,全身更如同浸入熔浆,没有一处地方不是火辣疼痛。无法在维持兽变, 他已经不去看伤口了,恢复能力仍然在,伤口始终没有大量失血。但体内抑制剂已完全耗尽,再压不住血气涌动,金色的眼瞳不时闪过些缕红芒。意识有些模糊,只是记得战斗,逃跑,再战斗,再逃跑。如此循环,好象永无休止。

“这次狩猎……怎么会出现一位亲王?”

 混沌对他说出的第一句话明显感到意外。不过随即毫不在意地耸耸肩,说:“什么事都会有意外的,不是吗?如果没有十年前的那场意外,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你了……一五号。”

“!!!”孙悟空瞳孔一缩,接着,又冷静下来“果然……是你们!”

“啊…竟然让研究中的试验品逃出来什么的…这可是我们血族百年来的大辱一件…”

“呵呵,这么说来…我是必死无疑喽?”孙悟空又挪了挪身体,似乎想调整到更舒适点的角度。他这么一动,胸腹间的伤口再次破裂,立刻又有鲜血流出。不过这次流出的血,格外鲜艳,里面好象有柔和灿金光泽在流转。

 混沌精神一振,死死盯着孙悟空,双眼中酝酿着沉郁的血色。挥手压制住探出獠牙,精神激化的下属“不。我觉得…也许把你变成我的眷属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舌尖舔舐着发痒的牙根,阴阴笑道“不过现在……还是先把你制服…”说着,探出脚…却突然踢到了一根漆成黑色的细线。他还不及收脚,线就崩断了…他皱了皱眉,扫视周围,数米外突然闪起一团银色火焰,刹那间放出极为刺眼的光芒!

 在漆黑的夜里骤见如此强光,天然拥有强大夜视能力的血族战士就是一声惨叫,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即使是亲王也不得不闭上眼。骤然遇袭,想也不想,立刻就向前突进,离开了自己原本所在的地方。同时将手中利刃刺向那面残墙。

 但是当他强行睁眼看看周围环境时,却看见一鹿皮袋迎向自己,下意识挥剑斩开,却被里面的液体泼撒了一脸,骤然感觉到烧灼般的痛苦,他甚至从自己的脸上闻到了烧焦的味道!“啊—————!!!”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在地上翻滚着,他心中骤然一道电光闪过:“那袋里面全都是水银!”旁边的下属才缓过强光的刺激,连忙要过来帮助混沌。后背就突然一凉,一把利刃狠狠刺入,深深刺穿了他的心脏! 将最后一份兴奋剂扎入大腿。挥手再次抛出所有锡纸包。强光逼得其他人只能单手捂住眼睛打着盲枪。隐约间听到一声闷哼等强光散去已是不见踪影。


“还愣着干什么!”面部一片灼伤,混沌狰狞吼道“他体内留有血毒,带着这么多伤还有过度使用兴奋剂的后遗症肯定跑不了多远!快去找!!!”众人连忙四散寻找去了…


而混沌缓了缓气,将口袋中的血核吞掉,响起“滋啦”的灼烧声,面部肌肉开始蠕动痊愈。转过身去,又找回了他们包围的那个地方。轻抚着孙悟空靠过的那面墙壁。

看着手中隐约中透着点灿金的血液。伸至鼻尖轻嗅,竟有股香甜弥漫开来。精神不禁有些恍惚。却被指尖的刺痛惊醒,猛地切断,看到沾上血液的两指发红,竟是逐渐燃烧起来。后背不禁渗出一股冷汗心有余悸地说“只是一点残余的血液便这般强效……当初长老院里究竟培养出了什么样的怪物?”抬头,看了看圆月,想起第一次看到那个研究计划时内心的惊骇。“[五行山]里的东西……哪里能够招惹……那位,也是个十足的怪物啊…”

——————————————

三百里外,同样弥漫着血腥气息的尸场……

“喂,三弟。猴哥他发生什么了?我参与血族猎杀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连一个完整的尸体都没有…”

“我也不知道……只是火力交战打到一半猴哥突然就放下狙击枪冲上去了,然后就是大杀特杀……问他怎么了也不回答,你不知道,他当时那脸色…我差点以为是又狂暴化了呢…”

“你们聊什么呢?”

“没!什么都没有!!”

“……我没事,只是…突然有些烦躁,想起了弟弟…”

“誒,猴哥的弟弟?你何时……”

“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八戒听到声音探头望去,看到一个被狙击枪打爆脊椎只能摊在地上的血族公爵嘶吼着。

“哼,死到临头了也就只能说出这样的狠话了吗?”孙行者懒的理他,挥了挥手,打着哈气要走,却听到那血族继续辱骂着“始祖亲佑,你也是,那个人也是,你们这些怪物都逃不开吾等血族的诅咒,[五行山]里的东西,一个不留……啊!!!”

“咚!”

“你……刚才说什么?”一棍砸烂了他的胳膊,揪着他的头发将他提起““你们”?”五行山”?“那个人”?你知道的……还不少嘛…”映入血族眼中的,是残忍的笑,和染上猩红的金色瞳孔“告诉我…你在哪里见过他!如果反抗…我不介意把这些水银全灌入你的肛门,然后从你嘴里流出来!”

——TBC——

  


奶猴日常(戬空)有污,但没肉😉

猴子闲的无事又去那太上老君处盗了仙丹当做零食吃,竟因这药性缩小成了奶猴一枚。便是话都吐不出一字,只能吱吱叽叽的叫。杨戬倒也不甚在意,反正老君也说过段时日便好,也当给他个教训。日子正常过,猴子照样养,这样,人间的半个月就过去了。

处理完公文祈愿,杨戬抱着怀里睡着了的奶猴泡澡洗漱,朦胧温热中猴子咪咪眼在杨戬膝上醒转过来,见那三眼正要把他的身子翻转过去擦洗后脊,立刻惊起,探出爪子嗖的挠了杨戬一下。

杨戬疼的缩回手去,见那奶猴突地窜出怀去,坐在池边,对他呲着牙吱吱叽叽的叫。但杨戬再如何爱这猕猴也是不通兽语,光看他怒也是不明不白,想着帮他洗澡,便捏个法诀把猴子爪子收起,免得再被挠了,才伸手要继续洗完,猴子看他着急,被扳过身子,抓不了他,只好较起劲来,身子一转,手把着池边,硬是不让他转过身子。

僵持了半刻,杨戬看那猴儿脸都憋红了还是不肯松手,无奈只得放下,待猴子喘过气来,问他怎就不让他痛快收拾了事?猴子也是怒视😡着他,吱吱吱的谴责。杨戬本不明白,就见那猴儿吱吱叫着他,双手却护着臀儿,才猛的想起这是为什么。

也是这半月来只记得照顾奶猴,却没有安抚过自己老二,平时与猴子痛快的紧,现在难免有些内含欲火。梦里朦胧抱着猴子臆想连绵。导致奶猴睡觉翻转时被屁股后面的巨物给硌醒了。虽然知道死三眼不会真对他做什么,但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尺寸,就是平时想要完全吞下也是万分辛苦,若要真来………

杨戬哭笑不得,见猴儿一脸严肃的护着自己的小臀蛋儿,提防着随时会被爆菊的危险。只得摇头苦笑。

后面是护住了,但这样敞着腿坐,丁丁和○○都暴露了啊…又有什么用呢?